位置主页 > 要性设计 >延安日记(37)

延安日记(37)

作者 时间:2020-07-08 阅读次数:225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37)

1944年1月10日

第四军是根据中央政府和中共于1937年签订的协定而建立的。它包括华中和东南各省的正规军和游击队。

1941年1月,国民党军队违反协议,予第四军以重创。同年1月17日,蒋介石下令解散第四军,但是中共中央的1月20日决议,命令恢复该军,它包括七个师,被命名为新四军。

陈毅是新四军军长。张云逸是副军长。刘少奇是政委。

新四军在京泸铁路、泸杭铁路沿线,以及津浦铁路南段作战。

该军约有9万9仟人。

约4万人的警卫部队屯驻在特区。贺龙的120步兵师正在转移到特区来。

毛的愿望是只让党员学一些口号和少量的文章。

这里的一些人继续背诵「二十二个文件」,批评「教条主义者」,否定王明。大家积极地学习上述文件,好像他们是福音书。人们或真或假地相信,「求荣誉必先受屈辱」。

中共领导对我们这些人,现在态度特别「亲切」。我一提要求,他们就接待我,而且很乐意谈。

毛泽东及其支持者知道,莫斯科对中共党内的事态了解得一清二楚,因此,就改变做法。他们知道,没有苏联的援助是混不下去的。他们收起了厚颜无耻的做法,现在特别注意掩饰他们的宗派主义政策了。

我向莫斯科彙报的结论是,毛泽东及其支持者,决不会放弃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为之奋斗的、已经定了型的、并且行之有效的政策。

毛泽东的电报无非是客套话。他们对我表示亲切,向我讨好,只不过是伪装而已!

我在看一场连续演出的悲喜剧。

1944年1月21日

又一次会见了毛泽东,谈话中不寻常之处是毛对美国的态度。「对中国说来,美国的政策是个首要问题。」这句话儘管他是顺便提到的,听起来可耐人寻味。

毛泽东再次向我「解释」国共关係的实质。毛说,「国民党不让共产党参加政府。但是,到一定时候,我们要向蒋介石提出这个问题。」接着,他就骂起蒋介石和中央政府来。

毫无疑问,蒋介石政府在本质上是反动的,它也不可能不反动。但是,假如处理同重庆的关係从这点出发,抗日统一战线就根本不可能实现。应当想到,帝国主义利用过中国政治上的弱点,而且目前日本法西斯也在利用这一点。

拿毛来说,他认为战争是持久战(要打「许多许多年」度。但他削弱了而不是加强了抗日的军事行动。由谁去同侵略者作战呢?让蒋介石反动派去打?让盟国去打?

像往常一样,我们在晚上会见,那是中共中央主席工作的时候。他那窑洞里,空空蕩荡的,很冷。毛看来不大舒服,烟抽得很多。他请我喝茶。

桌上堆满了文件。勤务兵送来电报,他连看都不看,就搁在一边了。他低着头在房间里踱步。他胸部凹陷。他说话粗俗,甚至说一些下流话。

半夜过后,我往回走。我回答哨兵们的口令。当我走近时,他们对我笑笑。卫兵们已经认识我了。疾风裹着雪片,天气很冷。真正的西伯利亚式的严寒瀰漫空间。

1944年1月23日

在季米特洛夫同志的电报影响之下,我同中共领导人的关係改进了。由于电报上有对康生的直率的政治评价,情报局长便设法对我(并通过我对莫斯科)表示忠诚。他和我说话一直是非常谨慎的,我们上次见面时,他突然谈起王明来了,过去是忌讳谈这个话题的。虽然并没有下过禁令,但是没有谁敢谈。我也迴避这个话题。

康生幸灾乐祸地告诉我,王明已经当面向中共中央主席承认了错误。他说,王明要求毛泽东不要在即将召开的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着重提他的错误,至少讨论起他的错误来也要缓和一点。

康生说,主要是王明已经承认了政治上的错误,因此中共中央主席向他保证,在即将召开的大会上,他要採取一切措施,来防止发生一场反王明的斗争。

康生对我曲意奉承,但也藏不住他内心的胜利的喜悦。他想打动我,使我觉得,我们即使不是朋友,也是同志,我们之间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什幺误解。

康生说王明的身体好多了,脱离了危险期,因此,不必再为他担心了。他说:「王明比王稼祥的身体要强得多。」

我问他何以如此肯定。

康生作了解释。原来,元旦期间,中共中央主席看望过王明两次,同他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因而确信王明身体还不错。而且,这还不算。在毛泽东看望之后,周又去看了王明。他们谈了足足五个小时。

康生说,这是王明身体健康的最使人信服的证据。

康说:「他的病几乎好了!」

对康生来说,这特别重要,因为他有蓄谋毒害王明之嫌。季米特洛夫的来电,说明莫斯科是知道底细的。因此,康生需要找证据来释嫌。现在事情简单了:王明只是有点病!人们干嘛还要老谈话这件事呢?

延安还是进行整风的架势。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反对国民党的标语和整风的标语。岩石上能写字的地方,都写满了标语。

1944年1月25日

中共中央主席再次召见了我。还是老一套:烛光、勤务兵、哨兵的口令和毛的劝导性讲话。

这一切无非是想争取我,使我确信延安当前的政策是正确的,而且这样也好安抚莫斯科。

毛轻轻地在房间里踱步,没完没了地讲着,还不时坐到我的旁边来。他喝着滚烫的茶,开着玩笑。

他用开玩笑和假装诚恳的做法来掩盖他在脑子里盘算着的主意,这是毫无问题的。

毛力图说服我,蒋介石必须在政府中给共产党以席位,又说特区需要大量武器来抗日。但是,他只字不提他收缩了抗日的作战行动。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毛只是口头上承认抗日统一战线。他一心在打重庆的主意。要把重庆的人搬掉、压垮,要把他们的权力剥夺掉这才是要紧的事情。

中共中央主席和康生的表演绝非偶然。这一方面是因为,苏联几乎是单枪匹马地打败了德国法西斯,胜利之日为期不远;另一方面是因为,莫斯科已经知道了特区反苏和压制国际主义者的情况。

这份电报使毛感到震惊。他原来既想依靠苏联的支持,又想能败坏苏联的名誉,危害苏联的利益!在季米特洛夫同志的意想不到的电报来了之后,他和康生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我们面前手足无措地继续表演着不屑一看的闹剧而已。

1944年1月27日

日本人用于打八路军的兵力为五个步兵师,八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总共官兵14万人。大炮650门。

在交战地区,日本人控制了交通路线和江河渡口。八路军的主要根据地被侵略者狡猾地分割成小块地区。

日军用于打新四军的有两个步兵师和两个步兵旅,共有官兵6万人。大炮240门。这是康生说的。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