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改变飞机 >痛心政治打压槟城黄家业站出来发声

痛心政治打压槟城黄家业站出来发声

作者 时间:2020-07-25 阅读次数:731
痛心政治打压槟城黄家业站出来发声

(槟城13日讯)槟州前进党决策委员会主席拿督黄家业,9个月前只是一名低调的商人,却因在去年12月发表一篇批评林冠英打压中文报的文告,及其位于槟城国际机场的餐厅因违建而遭槟岛市政厅拆除,使他从此成了高调的政治人物。黄家业接受访问否认涉足政治是想要报复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

“看到一幕幕政治打压的事件在槟城发生,这让我痛心疾首,决定站出来为槟城人的槟城发声。”

出生在吉打日得拉的黄家业强调,他非槟城人,但他是在敦林苍祐医生当首长时来到了槟城,从穷孩子创业成为企业家。槟城是他的福地,他必须在有生之年回馈槟城!

没加入马华绝非党员

◆问:你是在去年“冒出”,执政党认为你是亲马华甚至指你所领导的槟州前进党是属于马华的外围政党?对于这些指责你怎样看?

◆答:我从没想过要投身政治,小时候公公告诉我,政治人物有时候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虽然我的父母都是马华元老,但我从没加入马华,绝非马华党员。2008年我们为了让国家变成两线制,我把手中一票投给行动党,但很遗憾,当火箭执政槟城第二年后我就察觉它在变质了。我是商人,在商言商,与朝野政党都维持良好关係及密切互动。

之后火箭一直在喊口号,没有新元素带动槟州经济,失去了两线制制衡。我曾建议槟州马华主席陈德钦站出来监督与制衡州政府。为什幺我会穿上马华党服出席一项马华活动,那时是因为抱着好玩心态,就向马华党员借党服,才被人误会我是马华党员。

我不认为穿着有党徽的衣着就是党员,林吉祥曾穿着土着团结党党徽衣服,难道他就是土团党党员?最多只能象徵对有关政党的精神支持而已。我曾说过,若有谁找出马华党员证来证明我是马华党员,我愿意支付此人10万令吉,这项承诺迄今仍生效。

不应惧怕打压而退缩

◆问:你涉足政坛是否关係到你位于槟城国际机场KAFFA餐厅厕所被拆?有人说这是你要报复州政府的行动?你认同吗?

◆答:去年我发了一个声援槟城媒体的文告,隔天我位于峇六拜国际机场的餐厅厕所就被对付了。

我没想到厕所被拆除会取得那幺好的效果,滥权问题已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那时我真的很痛心,员工每天都提心吊胆。

我曾信任与支持行动党,结果却有如此遭遇,不是只有我遭如此对付,很多人与我一样,他们虽然大吐苦水,但因为做生意有所顾虑,因此他们选择强忍。

那时我得到了一个启发,认为我应该站出来,让人民知道槟城面对的问题与许多事件的真相。尤其对州政府的所作所为,我不应该惧怕打压而退缩。从小公公教诲,不管什幺事最重要就是找到真理,只要理在就勇敢去面对。这是我家庭的做人信念,我今天从政不是为了报复,只觉得社会需要为正义而发声的人,要打造拥有正能量的社会。

有人曾找我谈判,要我与州政府妥协,但这不是我的作风,我认为做人本来都是空的,万般带不去只有业随身。有人认为,有钱人怕死但我偏偏就不怕,我认为错的就要去纠正,正义与金钱没有关係。

工厂打工每晚超时

◆问:初到槟城你只有90令吉,你如何挨过第一个月?

◆答:当时我告诉房东我只有90令吉,无法支付一个月房租订金,我问房东是否在拿到第一个月工钱后才给,房东同意了。我1988年在工厂打工,后来当上初级管工,印象中每晚超时做OT,没有饿死。

6个月后我买了一辆旧款二手车,脱离了被同事讥笑的命运。刚到槟城我连买摩多都没钱,但拼命两年后我娶到了老婆,虽然婚礼简单,但却是他的人生大事。过后其太太怀孕,他们就住进了较为宽大的屋子,还当了大房东。

当年我另有生钱之道,就是下班后到大山脚收购废布料再转卖给工厂作为擦抹机械用途。

当时我以20仙一公斤收购购再以1令吉20仙卖给工厂,这样她也开始了创业之路。我后来在台湾工厂上班时受益良多,累积了从事电子业业务的经验,并开始代理电子部件的生意。过去30多年来我在槟生活,你问我爱不爱槟城,我可以大声告诉你,我非常爱槟城。

以做生意方法参政

◆问:一般人都会认为,除国阵、希盟外,其他政党都被视为“蚊子党”,你如何看? 

◆答:我在政治上是“零蛋”,但我自认只要努力、用心、坚持,任何东西都会改变。我以是做生意的方法去参政,所谓真金不怕红炉火,就让我这个没有政治负担的人去面对州政府,即使要我整个身家,我认为都是值得的,最起码我会让一些槟城人醒悟。

虽然今天我是一个人,可以用独立人士上阵去竞选,但独立人士很难突围力量也单簿,兴其白白牺牲,不如与志同道合者合组团队为槟城人做事。

槟州前进党并非由我创立,此党迄今已创立1年,开始时是凝聚槟城商界,创党概念是希望让槟城的经济搞好,尤其把新加坡设立赌场概念带入槟城重振经济,但此概念不被槟城人接受,之后该党就“冬眠”了,直到被我接管。该党创党人主要来献议叫我接管,我是在今年5月同意此献议,并主导槟州前进党。我希望能带领来自行动党、公正党、马华、民政的同道人士,组成一个以我为首的决策委员会。我们会在本月内召开首次代表大会,重新选出领导班子与团队。我们不会刻意强调,来届大选这个新政党就会有作为。每个政党都是从小党开始,我告诉自己,这个新党只要我们今天政治斗争方向正确,守着自己创党6大宣言,可,深信总会有一天,会获得槟城人响应支持。

仍在评估槟政治局势

◆问:来届大选,贵党是否会上阵竞选所有华裔选民佔多数议席?

◆答:最近有一些前政治人物要求加入本党,但前提是要给对方一笔钱,我对于这些人不感兴趣,也不会接受,因为钱能够买到的,在我眼中就不值钱了。还有人告诉我,他愿意捐钱给我们以争取成为本党的候选人,这些人也被我拒绝了。我要的党员是具有理念、真心入党,以及愿意付出者。我们遴选的候选人,主要条件必须是槟城人,当然也有一些是前议员,其实我们在候选人方面的确有很多选择,目前我们暂定会竞选2国10州议席,包括华裔佔多数、混合选区与马来选区。目前我们还在评估槟州政治局势,并在策略性的选区进行调整,凡有胜算的议席我们都会上阵。

在槟赚取第一桶金

◆问:你原本是商人,甚幺原因让你涉足政治圈?

◆答:在很多人眼中我是名成功商人,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没有当年已故敦林苍祐打造出国际电子业,就没有今天黄家业,槟城是让我赚取“第一桶金”的地方。

我在20多年前赚取了“第一桶金”,让我这穷家孩子扎根槟城冲出国际,也带来了巨大财富。槟城是我的“福地”,这些年我每间公司所赚取的,有三成的盈利我会捐给佛寺、华小或慈善团体。

很多人包括我的家人认为我是个疯子,因为我做每一件事都会很“疯狂”的投入。我是乡下贫穷家庭成长,高中毕业后,我拿着公公给我的90令吉来到槟城打拚。

初到槟城我只凭着90令租下一间储藏室般大小的房间。30年前的槟城已非常繁荣,电子业已闻名世界,是许多外州年轻人编织梦想的地方,尤其初到槟城,我感觉彷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年轻人延续政治理念

◆问:过去大选都显示,独立候选人或独立政党很难在大选中胜出,你认为槟州前进党的候选人能创“奇蹟”吗?

◆答:在来届大选后我保证槟州前进党还会存在。本党党员由老中青结合,但仍以年轻人为主,提拔年轻人当家,让年轻人延续我的政治理念。

我接管这个党,若说没有压力是骗人的,我们不是为了今天或明天或明年的大选,而是为了未来与下一代,让自己在有生之年须要完成的使命。

我希望来届大选可获得人民的力量,以及给机会让我们进入槟州立法议会服务。 

这百天内,我们接获不少民众的投诉,所以凡是对槟城人民利益有帮助的,我们都会义不容辞的去协助,我们不会捍卫一小撮人的利益,我们是以整体槟城人利益为主。

我们的目标是要如何延续林苍祐精神,恢复林苍祐年代的“电子岛─世界第一免税电子科技城”,确保槟州子民获得公平、合理的经济蛋糕,也保护槟州自然资源。

林苍祐没有完成的使命林冠英做不到的,就由我们前进党来做,这一条路会让槟城走出另一个春天,带领槟城回到槟城过去辉煌的年代。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