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设备天地 >延安日记(38)

延安日记(38)

作者 时间:2020-07-08 阅读次数:478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38)

1944年2月3日

苏军正在朝纳尔瓦进击。

美国人在马绍尔群岛登陆了。

现在,在通往特区的远近通道上,国民党已驻有40多个步兵师了(康生说是42个),就是说大约有44万官兵。

同时,重庆用大量的兵力封锁各地军阀。

蒋介石不得不在西藏和新疆方面驻扎10万武装,另用12万武装来对付四川军阀。此外,还有相当的兵力对付遍布全国的小军阀。中央政府的所有这些兵力都不参加抗日。

在中国共产党的官员中,没有一个能够正确阐明苏联政策的人。他们主要是根据英美的报导来判断我国的情况。

图书馆里,马克思主义书籍很少(几乎没有),特别是苏联出版的或者论述苏联的。甚至中共中央主席收藏的马克思主义书籍,也少得可怜。

最近毛泽东对我说,叫朱德干实际工作,有点嫌年纪大了。

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每天要做难度大的手术。他工作勤奋,技术精湛。他多半在重病号的病床前度过夜晚。在延安,他实际上是惟一的技术高明的外科大夫。毛泽东是经常光顾的病号。去年夏天,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给江青动了手术。只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奥尔洛夫,我就会感到寂寞。

人们观看中国旧戏演出,很可能会感到锣鼓声震耳欲聋。但是,慢慢的你就会从中听出一种旋律,同柔软的身体动作与面部表情紧密联繫着的旋律。

演出时,人们在场子里走来走去,说说笑笑,我怎幺也习惯不了。

1944年2月12日

还是在继续不断地死记硬背「二十二个文件」!

中国人民把他们对新生活的希望与共产党及其领袖联繫在一起了。他们希望的是一种没有贫困,没有民族屈辱,没有封建和资产阶级掠夺的生活。

客观历史的必然性,使中共成为中国主要政治力量之一。

受奴役的民族接受民族主义,把它当成一种反抗的形式,一种坚持自己的权利的表现,一种统一国家的自发力量。但是,只要再向前迈出一步,这种「反抗性的」民族主义就会变成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

三十年代初期,德国有几百万人投票支持共产党。但希特勒培植起来的沙文主义,使一切都走向了反面。如今,由工人、农民占绝大多数的这几百万人,正在打他们自己的阶级兄弟。据说,这是为祖国而战!

对克虏伯、沙赫特之流来说,当然是为「祖国而战」!但是,为什幺样的祖国呢?!

人们嚮往社会主义的中国而来到延安。虽然他们无知,并受到诽谤,但是他们準备为自己的祖国而战。人人都热爱祖国,毛泽东正在利用祖国的观念,作为反对马列主义的国际主义精神的绝妙武器。中共正以一种令人难以察觉的做法,用民族主义取代爱国主义。

歪曲历史和伪造历史,这就是毛泽东攫取权力的手段。

延安的党员干部绝大多数是忠实的,但深受民族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宣传之害。他们没有文化,他们不仅与整个世界隔绝,而且同自己的祖国隔绝,因而容易接受「洗脑筋」。那些不接受「洗脑筋」的人,则由情报局头子来对付。

毛假社会主义之名背叛社会主义,假共产党之名损害共产党,假民主之名实行恐怖统治。

1944年2月22日

整风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对参加即将召开的党的七大的代表进行「洗脑筋」。

代表们将要在党和全世界的面前讚同毛泽东的政治路线,并阐明这条路线是正确的。

代表们在延安已经待了相当长的时间了。几年来,延安就特别卖劲地给他们「洗过脑筋」了。毫无疑问,不到毛泽东充份相信了对全体代表「洗脑筋」的成绩,从而自信他的政策能取得彻底胜利,代表大会是不会召开的。

奥尔洛夫谈了他的同事外国医生的情况。

马海德是在瑞士学医的(他自己对奥尔洛夫这幺说)。马海德说他是个皮肤科医生,但他什幺病都看。他会讲英语、法语、希伯来语、中国话和阿拉伯语。

弗雷医生。奥尔洛夫对此人怎幺学的医,大有怀疑。如果说,马海德是个还不错的皮肤科医生的话,弗雷就是一个完全不懂医道的人。他自称医生,但实际上不过是个差劲的助理医士。他说他在维也纳一所医学院攻读过。1939年以来一直在中国。他懂德语、英语和汉语,并且能说能写。

米勒医生,德国犹太人,来自迪塞尔多夫。他是个治疗学家。他说他是从希特勒德国逃出来的。他不善于交际,落落寡合。

贝·迈蒂斯医生,是个混血儿,父亲是马来亚人,母亲是中国人。他在柏林一所医学院毕业,在西班牙打过佛朗哥。他能讲德语、英语和中国话。

这些人是中共党和军队一些领导人家里的座上客,同他们很多人的关係都很好。依我看来,除了贝·迈蒂斯之外,这些「志愿医生」的真正活动,是与医务工作风马牛不相及的。他们的举动太做作,对医术一窍不通,对高干病号则死缠住不放。依我看哪,收集政治和军事情报才是他们的兴趣所在。

1944年2月25日

战前,中国迅速形成了进步的知识界,这个知识界要求创造真正的革命文学艺术。鲁迅就是个知识界的先锋。这是个年轻的知识界,与过去的传统有着联繫。但又是朝前看的。

聂耳是我所喜爱的中国作曲家。

我每次因公来中国,总要把灌着他的着名音乐的唱片带回去。那是古老的民间曲调同现代旋律结合起来的音乐。聂耳是中国音乐界的崭新的杰出人材。聂耳真是风格独特!

聂耳就是生活的韵律,阳光,胜利。

负责日本战俘工作的是冈野。他性情温和,但意志坚强。他的工作效果,还没有给人以深刻的印象。日本军方把青年培养得狂热地崇拜天皇(女神天照的后裔),同时不顾他国人民的死活。士兵的使命就是为天皇而死。士兵要视死如归(「死轻于鸿毛」!)。

但是,战俘中有了一批积极份子,他们进行宣传活动,反对日本驻中国派遣军。

冈野原来在美国。他的英语很好。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